【深度】多家非标定制灯饰企业资金链告急!(上)

 二维码 53
发表时间:2020-03-25 14:38作者:文丰来源:古镇灯饰报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ucdbqbxClIaj5fV3rsbquQ

只有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新冠疫情的全球性蔓延,让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在非标酒店工程灯饰领域再一次得到了验证。

疫情之下,国内各行各业遭受重创,而酒店餐饮行业更是首当其冲。以酒店工程项目为主要订单来源的非标定制灯饰企业,如今正面临着生死考验!

据传由于多个酒店工程项目款项未结,某知名灯饰企业已经出现资金周转困难且拖欠员工多时。笔者通过业内多个渠道求证此消息时却发现,出现类似问题的灯饰企业可不止一家。

为什么看似光鲜亮丽、充满暴利空间的领域,竟是如此的不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非标酒店定制灯饰江湖,又究竟隐藏着多少危机?如果你有幸绕过了这些致命的陷阱,渡过了这个劫难,未来十年你又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活着?


利诱之下,投机者纷纷抢滩登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

马克思在《资本论》里说:“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

灯饰行业有很多精明的生意人,但缺少有战略远见的企业家,而投机者却是随处可见。

跟风,正是投机者苟且活着,乃至一样死去的共同姿势。在看似暴利丛生的非标酒店工程灯饰领域,自然也少不了一拨接一拨的跟风投机者。

鼎盛时间,在中国灯都古镇,以非标定制为标签的灯饰企业不下500家。之所以如此众多的灯饰企业涌进非标酒店工程灯饰定制领域,当然是因为大家感觉有利可图。

业内资深专家、《装饰灯具设计艺术与应用》一书作者罗春彦早些年曾经在华艺集团旗下酒店工程事业部参与多项酒店工程项目的竞标和落地实施工作。尽管退出市场一线多年,但其对非标酒店工程灯饰的优势和存在的各种陷阱仍是如数家珍。交流中,罗春彦并没有专门就单纯的非标酒店工程灯饰来回答笔者的相关问题,而是将话题扩大到了整个“非标定制装饰灯具”上。

在罗春彦看来,非标定制装饰灯确实具备了诸多优点:

其一,非标定制可以满足客户对于装饰灯具的各种个性需求。客户往往因为项目的独特性对装饰灯具有特殊的个性化要求,但市场上现有的装饰灯具款式、风格、色彩、比例、线条、尺寸大小等等,往往不符合项目的需求,需要通过非标定制装饰灯具,更加符合区域空间的实际状况和满足客户的个人喜好;

其二,非标定制的装饰灯具是独一无二的,与其它标准化产品的形成差异化。在设计中,设计师往往需要做一些创意的产品。在现代酒店设计当中,特别是主题精品酒店,每一个主题精品酒店都有差异化的定位,要求设计师有独特的创意设计。非标定制的装饰灯具是独一无二的,与其它标准化产品的形成差异化,从而为项目增值;

其三,非标定制的装饰灯具设计增值。优秀的设计大师,能从室内装修整体来考量装饰灯具,优秀的装饰灯具作品有相当大的设计美学价值;其四,非标定制的装饰灯具更具时效性。设计标准化的装饰灯具往往需要设计、生产、定型,产品推出往往受一定时效限制,非标定制能够直接吸收到最新最流行时尚的设计元素,更流行更时尚,更能符合趋势和潮流。

在灯饰行业,极少碰到能够洞察天机笑看风云起的智者。很多人都是发现某一细分市场领域有利可图就不淡定了,立马以誓死一搏的决心投身其中,完全不去做市场调研、做自我评估,更不会花钱请专家把脉。正是看到了非标定制装饰灯具的上述优点和自我想象中的暴利,很多中小灯饰企业义无反顾地钻进了非标酒店工程灯饰渠道,迷途而不知返,还在做着自欺欺人的美梦。


是馅饼,还是陷阱?

尽管非标定制装饰灯具领域确实有很多的利好和诱惑,但如果选择和处理不当,也会给客户造成相当大的困扰,更是给自己埋下祸根。

“非标定制装饰灯具并不仅仅是灯具样式的制作,而是涵盖创意设计、结构设计、图纸深化、开模打样、生产制造、包装物流、安装售后等各方面的定制。”罗春彦告诉笔者,酒店工程灯饰领域的坑实在太多了,除了大家聚焦的结款方面,从前期的公关、竞标,到中期的品质、交期保障,再到后期的安装与售后服务,几乎每一个环节就是一个大坑,一不小心就掉到坑里爬不出来了,即便爬出来了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心力交瘁,这个钱真的是太不好赚了。

“大部分非标定制装饰灯具生产周期短、制作时间紧、技术要求高、生产工艺复杂、专业性强、流通性弱、安装难度高、售后服务要求多、要求快速响应客户需求,特别是大型装饰灯具,对非标定制装饰灯具技术、人员要求较高。”罗春彦特别强调,品质和交期是非标酒店定制灯饰企业的两大死穴。“灯饰产品材质种类多,风格迥异,工艺繁琐,没有任何一家灯饰企业拥有全产业链,对供应商的依赖性很强,一旦材料、配件以及工艺供应商任何一个环节‘城门之火’,便会殃及池鱼。”如是说道。

2010年前后,一大批中小企业不知深浅蹚浑水,跟风涌入非标酒店工程灯饰领域,有无资质都上了。只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馅饼,而是陷阱。所谓的前景光明,只是大家都被雾里看花的高毛利空间彻底蒙蔽了自己的心智。

“很多中小型装饰灯具厂家不知深浅,看到非标定制市场需求大,不顾自身实力,加之客户对装饰灯具专业知识的欠缺,签订了大型非标定制装饰灯具订单,结果交期到时生产不出来或勉强安装好却发生安全事故,给企业造成相当大的损失。”罗春彦如是告诉笔者。事实上,很多大型装饰灯具企业接到非标定制装饰灯具订单,因为技术力量不足或因产能不足等原因,不能按时交货或达到客户的要求,从而引起法律纠纷的事件层出不穷。


形势早如累卵,疫情只是引爆

2010年,以非标酒店工程灯饰定制为核心定位的世贸灯饰博览中心盛大启航,这些中小灯饰企业纷纷登上了这座淘金非标酒店工程灯饰定制业务的大船。在这艘船上,有一个豪气冲天的主角,C位出道的钜豪灯饰也引来了众多的追随者, 偌大的世贸博览中心尽管地理位置不佳,但还是顺利完成招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通知》明确规定:5年内,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非标酒店工程灯饰市场随即进入了寒冬期,数年后的世贸灯饰博览中心也逃脱不了惨淡收场的命运。

世贸灯饰博览中心的大清场,其实已经敲响了一批“三无”中小企业的丧钟,同时也敲响非标酒店工程灯饰定制实力派企业的警钟。

在数年后的一次采访中,钜豪照明董事长许建龙都还为自己进驻世贸博览中心的错误战略决策痛心疾首。“那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几年,这个决策前前后后让我亏了3000多万元,整个钜豪照明几乎都被拖残了。”其实,和钜豪照明一样,很多以非标定制工程灯饰定位的企业都在世贸博览中心狠狠地摔了一跤,甚至有的人不得不退出灯饰江湖。

只不过,很多商户都把矛头指向世贸灯饰博览中心,将问题归结于卖场运营不力,当然也有少数商户进行自我反省,觉得自己不是做非标酒店工程定制灯饰的料,几乎很少有人去关注国家政策的变迁。

只会埋头拉车,而不会抬头看路。忽略国家政策和宏观经济的影响,也是很多灯饰企业走向不归路的致命硬伤。

2017年10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机关团体建设楼堂馆所管理条例》,这份文件无异于给一批非标酒店工程灯饰企业发了一份“死亡或死缓通知书”,只是很多灯饰企业还是没有政策敏感性而及时调头。

今年爆发的新冠疫情,令国内各行各业全面遭遇重创,酒店餐饮行业更是首当其冲。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与酒店餐饮行业紧密相关的非标定制灯饰企业惨遭牵连。因工程项目款项迟迟未结或酒店项目暂缓装修收货,目前不少灯饰企业已经陷入了资金周转不灵的生死绝境。

后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非标酒店工程灯饰领域的市场形势早就危如累卵,只是不明就里的人还在生而无畏地逆势而上。

疫情只是引爆了个别地雷。而非标酒店工程灯饰这个大雷区,迟早要将一众不具备排雷能力的投机者炸得粉身碎骨。虽然这有点危言耸听的感觉,但时间将会很好地验证笔者的研判。


【下期预告】

【深度】多家非标定制灯饰企业资金链告急!(中)


--THANK YOU---
编辑:区晓欣
文:文丰
编审:何春燕
总编辑:曹利晖
稿件整理:古镇灯饰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方式

——

zongbianban@163.com

0760-22343456

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中兴大道古镇灯饰大厦A座6楼

关于我们

——

立足中国灯都古镇,聚焦全国知名灯饰照明品牌,《古镇灯饰报》是由中山市古镇镇人民政府指导、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为新闻主管单位的中国灯饰照明行业第一份行业报。自2002年创办至今,其拥有近二十年灯饰照明行业服务经验和渠道资源,在全国主要省市都设立了办事处,服务网点逾300个。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古镇灯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