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请回答:我们离企业家精神有多远?

 二维码 10003
发表时间:2022-11-29 09:49

海洋王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周明杰(图源/网络)

在圈内人的一致评价中,海洋王照明的产品和服务做得极好。它的产品多用于电力、冶金、煤炭、石化、交通、军工等基础工业领域,防爆、防静电、节能等性能要求高。海洋王照明极为重视产品质量,高品质下部分产品甚至比国外品牌还要贵很多。

海洋王照明的服务亦是做到了极致。比如,遇到洪水、地震、冰灾等自然灾害和突发事故时,海洋王照明总是在争分夺秒中奔赴一线,在恶劣艰苦的环境下全力保障救援工作的照明需求。据了解,为了更好地配合地震等救援工作,海洋王照明还曾专门开发出探头可伸缩的超强防震投光灯。

品质与服务的双轮驱动下,海洋王照明韧性生长,周明杰也赢得了“中国工业照明开创者”的声誉。不过,他为人却异常低调。在互联网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网上关于他的报道寥寥无几,各类公开场合亦鲜见他的身影。多年以来,他淡漠浮华虚名,为所热爱的事业呕尽心血,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初冬的微雨,淅淅沥沥,渗着丝丝幽冷的寒意。听着周明杰的故事,我想,在他的身上闪耀着一种弥足珍贵的东西,那就是“创新和企业家精神”。而这种精神和力量,或许是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里,将整个行业拽出内卷、价格战深渊的唯一出路。

1800年,法国经济学家萨伊曾说过:企业家将资源从生产力和产出较低的领域转移到生产力和产出较高的领域。熊彼特认为:企业家是创造性的破坏。

而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则从四个维度对企业家进行了定义:1、大幅度提高资源的产出;2、创造出新颖而与众不同的东西,改变价值;3、开创了新市场和新顾客群;4、视变化为常态,他们寻找变化,并将它视为机遇而加以利用。

按照德鲁克的观点,一个人开了家照明工厂或灯具店,虽然的确是冒了点风险,但这既没有创造出新的消费诉求,也没有创造出新的满足方式,算不上企业家。而如周明杰这般,针对一个不同的新市场进行系统性的开发(从产品到服务等),创造出满足客户需求的新价值,那便可称得上是具备了企业家精神。

近年来,在疫情反复、房地产暴雷、全球政经局势动荡、互联网冲击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灯饰照明行业正处在“史上最艰难的时刻”,市场寒意深重,如履薄冰。

据中国照明电器协会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2上半年,37家照明应用上市公司中,营收同比下滑的为22家,占比近60%;毛利下滑的达27家,占比高达73%;亏损企业8家,超过20%。而封装业务中,15家上市企业营收同比增长的仅1家,下滑比重超过93%;毛利下降的为12家,占比80%;亏损企业5家,占整体三分之一。

另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规上照明企业平均利润已降至5.5%以下,而这个数字在十二五期间还在7%左右。

上市公司尚且如此,中小微企业的压力亦可想而知了。

营收和利润的双双下滑,许多人把原因归咎于疫情。诚然,疫情阻碍了企业正常的经营活动,加速了经济危机,但从根本上而言,则是创新的乏力与经营模式的陈旧。

自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四十年里,伴随着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涌现出了颇为成功的一大批照明企业和经营管理者,共同缔造着产业崛起的神话。然而,这些成功很多时候是建立在人口红利、土地等要素之上。

以规模化降低生产成本,是不少照明企业的一大竞争优势(图源/网络)

它们有的擅长把产品的综合生产成本控制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这种低成本是把成本转嫁出去的低成本,比如:压抑了劳动力价值、超期限占款、过度压榨供应商等。

它们有的凭借着一时的灵感、运气和勇猛快速成长,却缺乏专心致志做产品、踏踏实实走长路的意识。市场稍有波动,便因根基不牢而只能勉力支撑。

它们有的在成功的荣耀中渐生骄傲与自负,在追求规模与利润的道路上奔走,却模糊了创造客户价值最大化的初心……

由于创新力度不足,产品易同质化,最后市场陷入越来越激烈的价格战,整个行业也越来越内卷,乃至被逼入绝境。

以目前最火热的线性灯带为例,几年前在终端市场高达1000元/米的价格,在混乱无序的竞争下,如今降到了几十元/米。而在走访市场时听到经销商进价3.8元/支的灯管,却以3.3元/支卖出时,仿若一个黑色幽默。

今天,中国的中产阶级已达3亿多人,照明市场进一步细分再细分。在整个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新时代,行业更加需要以“创新”为核心的企业家精神。它意味着我们不再是过去的简单延续,而是新的超越;不是量的层面的简单扩大,而是在质的层面激发出新市场、新需求,以更先进的生产要素驱动可持续性的发展。

走访企业时,许多CEO都会将“创新”二字挂在嘴边,企业的文化墙、公司章程里也少不了“创新”二字。为什么人人都知道创新很重要,但最后仍然挣扎在同质化、价格战的泥潭里呢?

因为,创新,并不容易。

首先,创新存在着不确定性和风险。创新,意味着要走还没有人走过的路,尝试未经市场检验的产品或服务。特别是在照明产业变革迭代加速的当下,企业创新常常面临着两种不确定性的风险:技术前景的不确定性、市场前景的不确定性。

中山市达尔科光学有限公司总经理熊大章分享了创业初期的小故事。2011年前后,市场上主流的LED器件还是仿流明产品。当看到夏普等国际巨头推出COB光源产品时,彼时还很弱小的达尔科将全部身家都投入了做匹配COB光源的光学透镜产品。“我们当时可以说是带着一点赌的成分去押宝COB的。很幸运,我们押对了。”

其次,创新是一项辛苦、专注的工作。它不是浪漫的“灵光一现”,而是需要我们全身心、持之以恒地投入,需要勤奋、毅力和承诺。

创新要想成功,需要周密的分析,需要我们深入一线多看,多听,多问,了解创新的接受度和价值。它常常需要根据实践进行不断地调整和改变,从最初的一个想法到真正批量上市,以及被市场接受,中间可能会有较长的间隔时间,也充满了艰辛和挫折。

2020年3月,新特丽照明董事长孙跃在公司内部会议上宣布:将在全球市场上创建一个新品类——后装照明。在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每天都在紧张忙碌地工作,包括产品设计、商业逻辑、渠道建设等。

直播间里的新特丽照明董事长孙跃 (图源/网络)

后装照明产品计划通过以视频电商的方式去销售,因此到2021年,孙跃又一头扎进去学习新知。“那一年,我几乎是没有一天休假,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5月-10月份那段时间,一个星期有两三天要看大量关于短视频、抖音这方面的资料、书籍和视频,有一次看到了凌晨4点多……”

再者,创新是一项有组织、系统性的工作。这在新技术、新产品中表现得更明显。

19世纪中叶,爱迪生和斯旺同时发明了灯泡。从技术上来说,斯旺的灯泡更好。爱迪生购买了斯旺的专利权,并用于自己的灯泡生产中。他不仅考虑灯泡的技术问题,还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发电厂,融资给灯泡用户接线的权力,安排分销系统等。可以说,斯旺发明了一个产品,而爱迪生却创造了一个产业。

回到当前的照明行业,亦是同样的道理。当创造出一个新品类时,你可能需要开发新的渠道、新的业务流程等来匹配。一家灯具厂要向智能照明转型,首先要从“卖灯”向卖灯光、卖服务的思维转变,设计师、跨界的智能家居经销商等成为它的新客户来源,公司也需要组建新的业务团队、搭建培训体系等适应这些变化。

在卖光、卖体验的时代,企业纷纷开展灯光培训(图源/网络)

创新投入成本高且伴随着风险,远不如“拿来主义”那般轻松,因此,行业内仿冒抄袭盛行。产品没有差异,渠道和客户没有差异,最后只能拼价格了。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曾问业内的几位CEO,“如果说创新是企业家的标志,那么您认为业内哪家企业可称得上是具备了企业家精神?”

他们思考片刻后,答案都提到了一个相同的名字:阮立平和他的公牛。

公牛的产品质量、安全性做得很好,价格也比同行贵不少。但这一点点都不妨碍那“10户家庭,7户用公牛”的市场奇迹。

公牛,中国制造最后一公里(图源/网络)

这些年来,公牛一直在自己专长的领域里,贴近消费者,深研应用场景,在创造客户价值的道路上不断进化。2022上半年,公牛营业收入达68.38亿元,同比增长17.5%,实力诠释什么是“逆势增长”——风会吹灭蜡烛,却会吹旺篝火。

2022年已渐尾声,我们也与病毒抗争了整整三年。这漫长的经济寒冬里,当我们哀叹日子越来越艰难、困坐愁城的时候,是否也问一声:

“我们离创新和企业家精神,到底有多远?”

初冬时节,天边灰冷的云层低垂,大雾在墨染般的暗夜里弥漫,像极了当前晦暗不明的经济形势。许多人心生迷茫,对前路失去了信心和勇气。

可我更愿意相信,今天并不是一个至暗时刻。疫情终将会结束,中国经济的基本盘仍在。然而,光喊口号,光苦熬,是很难见到第二天的太阳的。


--THANK YOU---

文:有匪君子

制图:戈多

编辑:谷穗

编审:知音

稿件整理:古镇灯饰融媒体中心


联系方式

——

zongbianban@163.com

0760-22343456

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中兴大道南1号华艺广场主楼区第21层

关于我们

——

古镇灯饰传媒创办于2002年5月22日,是中国照明产业第一家面向全国的智库型行业传媒机构,担任广东、河北、四川、福建等多地政府产业顾问和多家照明上市公司战略顾问,涵盖传媒、智库、活动、投资等四大业务板块,影响力遍布全球。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古镇灯饰”